利特莱夫特

除了闭目不言,我们还能做什么?

“那么,他就没有用了。”他说,然后挥挥手,往后倒下。
“好吧。”他说,背上弓往外走,把另一个人轻轻拎在手里。
“可是……不,别走……”他拽住正往走的那个人影的袖子,“‘没有用了’是什么意思?我就像一个酒瓶……”
“对啊。”他轻描淡写的说。
“可是——”
“你可能不太理解,”他用一种极其悲悯的眼神看着他,“他和我们不一样——至少和你不一样。他是这里的规则,他习惯了把你当成什么,你就是什么。”
“于是我没用了之后就被抛弃了?”
“你至少得证明你有用啊。”
“那让我做什么!”
“不,不是你做什么,”他摇摇头,“他得自己意识到,你应该还有什么用处。这与你关系不大。”

克鲁苏

做了个梦……叶子杀蜘蛛的时候海格过来挡着叶子“蛛蛛这么可爱你怎么能杀蛛蛛”(发抖)然后叶子就喊了一声“羽加迪姆 勒威欧萨”然后我就被吓醒了……
就,突然很想开一个各个世界的大乱炖的脑洞……😂😂
脑洞大乱炖预警!!!脑洞突破天际预警!!
现在杂糅的有中土世界,HP世界和梅林传奇
cp有瑟莱和AM……

叶子在港口等待多年瑟爹然而瑟爹并未归来,于是他踏上归途回到中土。可中土已经不是他所认识的中土,叶子记忆丢失,胡言乱语被当成嗑药的大学生被抓了,他逃出来一路跑到阿尔巴尼亚,(进入HP世界)遇到奇洛和伏地魔,又被奇洛抓了,伏地魔要留着叶子附身(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被带到霍格沃兹,被夺魂咒控制杀独角兽的时候被梅林救下来。(没错就是那个跟亚瑟王基情满满的保姆小梅)叶子获救直接一路狂奔撞到蜘蛛窝里,卸了几只蜘蛛之后(阿拉戈克听到想打人)被马人帮助走出禁林,跟叶子讲森林里有一个幽灵国王非常厉害谁也不敢惹(大王永远活在别人的言谈里……),出禁林被邓布利多带走,邓布利多和叶子做交易,帮叶子找记忆,让叶子把梅林的事情告诉他,叶子看厄里斯魔镜见到瑟爹,瑟爹让他去禁林,于是叶子去禁林,被蜘蛛包围,幽灵瑟爹前来营救,叶子丢了记忆不认识瑟爹了,瑟爹带他去宴会,然鹅没什么卵用然后放他回去了。伏地魔计划失败,奇洛下线,暑假梅林邀请他去阿瓦隆做客,告诉他自己在寻找亚瑟,得知他在霍格沃兹。开学之后叶子帮梅林找亚瑟,邓布利多知道但没干涉,邀请叶子和梅林成为魔法神话史及古魔法研究课的教授,(或者随便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让他俩留下来)只有一个人选修了,后来赫敏得知经常去蹭课,赫敏不知道从哪儿读到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笔记(因为出版社觉得太扯淡于是出版几本就不印刷了被赫敏抠出来读到了),亚瑟的灵魂到处跟着梅林满世界跑变得很虚弱(此处可以虐一下比如我的爱人看不见我啥的),被格兰芬多保存在格兰芬多之剑的一颗红宝石里,他们好说歹说从邓布利多那儿借来宝剑把宝石抠下来结果啥也没有,瑟爹傲娇上线告诉梅林亚瑟觉得梅林比较像一个赫奇帕奇,于是自愿住到赫奇帕奇金杯里去了。赫奇帕奇金杯被伏地魔做成魂器之后,亚瑟觉得自己要黑化,于是告诉梅林这就是阿尔比恩再次动荡不平之时,想让梅林放弃(哎呀哎呀太虐了)。梅林不想放弃,求瑟爹帮他。瑟爹说得让叶子做决定(此处一定要虐要虐)。邓布利多找到了方法帮叶子找回了点儿记忆至少认识爹了,瑟爹告诉叶子灵魂需要置换,可不能白白的救出来哦~得献祭哦~还必须力量强大哦~让叶子纠结去吧~叶子不想他爹下线也不像二瑟下线,就想以自己献祭(唉呀妈呀虐死了),这个时候正好哈利冲冠一怒为红颜(划掉)强杀蛇怪,就让蛇怪宝宝和黑魔王相伴相依去吧~然后二瑟出来了,复活成了中二小孩,进入一年级读书,成绩倒数第一,梅林啥忙也帮不上因为他也不会挥筷子魔法(二瑟表示老子可以用剑秒杀一片)。叶子进入禁林过上了父慈子孝的生活(并不),叶子到处寻找让瑟爹复活的方法(千年老精别想了)(瑟爹:来来你再说一遍)瑟爹想方设法想把叶子拐上床(瑟爹你还是个透明的啊能做什么呢?思考.jpg)然后……还没想好……

还能加进去哪个世界的呢……想把锤基塞进去……GGAD大神太多不敢塞……我还好喜欢Gradence这一对啊(然而总被逆)可是时间线不对……然后……想吃罗哈😂😂😂😂

梦到了一只暖男洛基……不是糖豆森,是洛基……穿着黑西装……我进入一个幽暗的市场……市场的雨台上漏了非常多的水,我还用它冲脚……然后穿进一个中学,还混进了做操的队伍,他们可能在排练什么,每个人都喊AB什么的结果被发现了,后来被老师找,就偷偷溜走了,半路的时候还遇到了那个学生……那个学生叫夏娃……然后穿过特别阴暗的木质回廊,从一道窄窄的小门出来,外面是滑梯,和我一个朋友……我朋友非让我上滑梯……我吓得够呛……接下来又是滑梯……然后遇到了洛基……他坐在我对面……我忘了因为什么特别难过,洛基给我牛肉干吃还慢慢的说一些安慰的话……最后我还祝福了他和索尔……他还对我笑了一下……后来他带我从市场出去……然后就醒了……

    如果必须有一个人去,那么我想说有缘再见。
    我回了南院枯坐着,出去找人烧水的时候,看见月亮圆圆的挂在对面高阁上面深蓝的天空上,觉得可能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水端来了,烧的不是特别热——或者说一路而来已经凉的七八分,我去找去年的陈茶,拿出来又不知道要泡杯浓茶啊还是奶茶啊还是什么加了乱七八糟的料的茶了,水倒了一半,就放在桌子上。那杯上渐渐有了温度,水中缓缓而起的薄雾中隐约映着那圆月。
    杯中落月,如同天下于瓷杯之中,好像我只要喝下水,那么天下便落于我喉中了。
    那杯水翻手就打翻了。即便我不打翻它,放任它在此区区两天,那水也就消失了,一切也都消失了那么脆弱,不如高空上的长久。
    那圆月在召唤我,他呼唤我踏出门户,翻越千山万水去追寻他,翻越万丈层云去追随他,他迷惑了我,而我心甘情愿。我站在门口等着她来——摇着我的肩膀,或者给我个耳光,让我回过神来,回过魂来,抛下那个高高在上的东西,回到南院去,再来一杯茶。我还颇为疑惑的扭过头去,但是只有窗棂在雪白的月光中静静的落灰。我没有吵醒她。她不喜欢月亮,她觉得那月亮蒙了尘。
    茶杯已经凉了,一片一片的碎在地上。这也太不禁磕碰了。
    已经两天了,我发现自己在南院枯坐着,一副打坐的姿势,周围芳草萋萋,神采奕奕的拼命生长着。
     那是她的茶杯啊,我还真怕明天她找不到它冲我发火,而我还打算用它承载今后的生命呢。可是它碎了。尘土污染了它。
    反正那东西也不是玉的。明天我在买一个,也是一样。
    ——但那是她的啊。它承载过我的圆月。
    啊那烦人的声音。大不了我给她重新做一个。怪我怪我。
   那圆月高高的升起,变得愈发耀眼,也愈发遥远了。
    夜里有一些冷,潮湿气渐渐泛上来,看那碎片上,竟然结了米粒那么大的露水。传说用这等露水泡茶会分外甘甜,然而在我看来不过是沾染了尘土的貌似洁净的水罢了,又有什么稀罕。更可怕的是它仔细的去看,竟然还能看得出圆月的轮廓来。这真是太可怕了。
     昨天是第二天。而那杯碎了吗?定睛一看,它好好的立在那里,雪白的仿佛绽出光芒来,月光蒙蒙的照耀下那仿佛是羊脂玉雕琢而成的薄薄的胎体,触手温暖。毕竟水只是刚刚泼掉的,于是我又续上了水。
    好像已经过了一年了,又好像才第一天。芳草萋萋,生机勃勃,自有光芒照耀一切。毕竟“生命总能为自己找到出路”嘛!
     每天有多少人仰望着圆月?又有多少人敢于追随他千山万水,万丈层云?
     只是仰望,仰望罢了。
     嫦娥生活在那里。孤独陪伴着她。也许真的是江湖路远,那么有缘再见也可以。
18/08/26  有雨

水生与玉生

“做掉。”
“没有其他的……”
“没有。你想留下他?”
“行吗?”
“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需要工作,你也需要工作。难道你以为我们之间的……的关系已经足够可以结婚了吗?”
“不是这个意思……”

“我想带你去见见我的父母。”
“以后再说吧。”

“嫁给我。”
“如果你确定了,可以。”

可是却从来都没吵过架
选择的路口。我自己选择的路,总是艰难险阻,最终悔不当初
我是被假象蒙蔽了双眼吗?

果然……没点亮美术技能点啊……

不知道算不算是前半生了。如果是,那么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一事无成

    在他很小的时候,曾经见到过一次大海。
    那是一个早上,太阳还没升起来的时候。鲜红大海正在涨潮,波澜在地平线上汩汩涌来,卷着海平面的小小的叶舟。海面如同燃起熊熊烈火,舔舐着空中被风撕扯成小块的云。他如同被这一切迷惑了眼睛,于是难以抑制的从马背上走下来,双眼紧紧盯着水天交接的开阔远方,一步步踏过被海浪摩挲的光滑的卵石,迈向沉重的大海里。海水拥抱了他的靴子,他的膝盖,他的大腿,他的腰,他的胸膛,然后他脚下一滑。
    接着他猛然醒悟过来。他再向前踏上几步,海水就会没过他的头顶,而后,他会像一节腐木那样,飘在水面上,成为其他邪恶动物的乐园。
    这就是来自大海的召唤。他艰难的转过身,不再看一眼远方。海水仿佛也在向岸边排挤他,他出去的时候觉得轻松了不少。接着他头也不回的骑着马钻到了树林里。
    而当他第二次走向那片海滩时,那种召唤已经不存在了。他淡漠的盯着由于狂风而卷起的巨浪——在远方,之前他所渴求的那个迷惑了他灵魂的水天相接的日出,依旧风平浪静。海水像着火的森林,冲天火光压在了沉沉乌云之下。
    他知道,他被抛弃了。

来吧!我就躺在这里,直面阳光的灼烤,用我全身的污秽作为燃料;我就躺在这里,让海水舔上我的脚,漫过小腿,拥抱我的腰。